e球彩总进球数选4场
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
论坛首页
备用板块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房产资讯 房贷理财
购房指南 家居装修
租赁指南 市场走势
推荐房源
推荐房源
房源出售 房源出租
求购信息 求租信息
商   铺 厂   房
网上订房
网上售楼厅
网上订房
楼盘展示
实用工具

中介联盟
中介联盟

装修公司
房产公司
家政公司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合作联系
联系我们
网站开发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免费注册
密 码: 取回密码
验证码: 点击这里刷新验证码
  
  
  
 房源搜索
搜索类型:出售房源 出租房源
信息来源:不限 中介 个人
区域方位:
小区地段:
房屋类型:
户型结构:
装修程度:
楼层?#27573;В?/font>
建筑面积:
交易价格:
所属小学:
所属中学: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合作单位
 实用工具
贷款购房计算器 房屋买卖合同
房屋租赁合同 公积金支取表
贷款收入证明 产权登记委托书
土地变更委托书 用电变更委托书
用水变更委托书 有线电视过户
过户涉税委托书 户口迁移申请表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房产新闻 >> 市场走势
| 网站公告| 房产资讯| 政策法规| 房贷政策| 市场走势| 房贷理财| 购房指南| 租赁指南| 家居装修| 贷款计算|
“大老虎”也能这样审
发布日期:2014-09-14  浏?#26469;?#25968;:3852 次

【财新网】(专栏作家 吴谦立)贺卫方教授说,法官和教授应该是两个没有领导的职业。其实,何止这两个职业,还有其他许多都应该如此,比如检察官,比如新闻记者。

  领导们经常说,这种无组织、无纪律、毫无全?#27490;?#30340;人多了,不好控制,不利于安定团结,不利于社会?#25176;场?#27530;不知,一个社会恰恰只有这些人多了,才会实现真正的长治久安,领导们也才会真的省心省力。

  这一点在弗吉尼亚前州长麦克唐纳(Bob McDonnell)的受贿案审理过程(详见《一个?#26696;?#36133;”的美国州长有多腐败》 )中显现无疑。

  老麦影响巨大,支持者众多

  我们在前面一篇文章里说过,老麦任州长时的支?#33268;?#26159;55%。支?#33268;?5%在一个习惯于“全体代表鼓掌一致通过”的社会里不算什么,但在一个个人主义猖獗的社会里就是任?#25105;?#20010;政治人物都会为之骄傲得意的数字了。具备2012年差点代表共和党出马竞选副总?#36710;?#36164;格、作为眼下共和党内两三个具有民望可以在下一轮总统竞选中一搏的政治人物之一,老麦如果因为受贿案而被击倒,至少会在党内引出一番新的合纵连横的权力游戏;作为一个长期担任州议员、州检察长,又是一个州长任期?#31456;?#32780;退居二线的老领导,老麦在弗州有很深的权力基础。因此,在全美国?#27573;?#20869;,老麦是一只“大老虎?#20445;?#22312;弗州层面,老麦又是一只“老老虎”。

  要说打这样一只“老虎”会引发全国政情波动,当不为过。然而,从案发由检方、FBI开始调查,到刚结束的庭审,整个过程都显得按部就班、波澜不惊。

  事实上,去年检方还在调查阶段,就有一位弗州的律师发起成立了一项基金,号召民众捐钱资助老麦未来的法律诉讼费用。不仅如此,该基金的网站还时时刊登一些评论,邀请法律人士批评联邦司法部对老麦的不公之处,揭?#37117;?#26041;没有说明的一些事实。

  尽管该基金网站上明明?#35013;?#20889;着这是一个非盈利性的政治组织,捐赠者不仅没有减免税?#36710;?#24453;遇,任?#25105;?#31508;超过200美元的捐赠还都必须向税务局和公众披露,一向极其注重隐私的美国人还是有不少人慷慨解囊。按照该基金六月底向税务局提交的报告,它已经募集了25万美元。

  捐款者包括了一些州议员或者他们的家属,这个网站甚至还惊动了一些政界的“老同?#23613;薄?#27604;如2012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虽然当年没有听从麦太太的推销而购买那膳食补充品,这次?#27425;?#34920;达对老麦“坚定不移(unwavering)”的支持,就向该基金捐助了一万美元,并且通过发言人说出老麦在自己心中占有特殊地位(has a very special place in his heart for Governor McDonnell)这样的肉麻话,还强调尽管他和老麦通过几次电话,但老麦?#29992;?#26377;向他提钱的事,相反是他自己认定老麦是个真正的、值得信任的朋友(true and trusted friend),鉴于2012年曾经并肩作战的战?#20122;椋?#33258;己主动认捐。

  能够像老罗这样随手就能开出一万美元支票的富翁不多,多数人还是小额的捐赠,因此能够达到25万美元这个金额,就可以想象有许多人以实?#24066;?#21160;表达了对老麦的支持。要是再算上没有能力捐赠、或者愿意出力而不愿意出钱的支持者,恐怕就更多了。事实上,开庭这么多天,听众里面每天都有一些老麦的支持者出席,还有一些到弗州首府附近地带旅游的民众特意开车过来旁听几个小时再继续行程。

  老麦让人同情

  从案情来看,稍有生活阅历的人都明白本案其实很简单,就是老麦约束不住太太的大手大脚,文明社会又不能动手教训老婆,他的天主教信仰又不?#24066;?#20182;离婚,他夹在太太和法律中间,只能做一些自以为打擦边球的事情。从我们上篇文章里面提及的案情来看,老麦并没有为商人强尼•威廉姆斯(Jonnie Williams)做什么出格的事,最不得了的也就是在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和弗吉尼亚联邦大学(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有一些科学家愿意开展相关研究时,出面宴请了这些科学家——州长宴请一些可能对辖下高科?#35745;?#19994;有所帮助的科学家有什么错呢。事实上,老麦和他的律师团队也是这么辩护的——确实,仅从弗吉尼亚州的法?#23665;?#24230;来说,以及从我们常人的认知来说,老麦的行为没有越权之处:弗吉尼亚州的法律说只要不存在对价交换(quid pro quo),给官员送礼不算腐败——?#27604;?#38500;了朋友,没有对价交换谁会给官员送礼呢,更何况?#22303;?#31036;,官员还必须申报礼物馈赠。老麦的律师特地邀请了中立的会计师对?#24378;?#20844;司(Star Scientific)这几年的帐户进行全面审查,并没有发?#20013;强?#30001;?#35828;?#21040;任何好处。

  相反,?#26377;?#22810;角度来说,除了没有明显的?#26696;?#34892;为外,老麦却有许多值得同情之处。首先,他父亲就是名保家卫国的军官,他自己从小在美军驻扎在欧洲的军营长大后也在军队服过役,他的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就?#20960;?#20234;拉克前线?#21271;?#21487;以说祖孙三代都是或者曾经是?#30333;?#21487;爱的人”。

  老麦的经历也和眼下许多美国家庭相似。他之所以向威廉姆斯借钱,是因为当选州长时,他——或者说他太太就欠下了信用卡公司9万美元的债务,金融危机前投资买入的房子价值缩水,收入远不如预先设想,而当他向当地银行借款周转时又遭拒绝。这不正是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许多美国家庭都曾经有过的痛苦经历吗?为了避开另一种可能的政治麻?#24120;?#20182;没有向几位?#20063;?#19975;贯的属?#38470;?#38065;,而是向自认为是私人朋友的威廉姆斯借钱,不也情有可原吗?

  即使是检察官也承认麦太太是个情绪波动很大、很容易歇斯底里的人,而助手们则证明老麦在州长?#25991;?#24635;是在办公室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尽可能地避开太太的狂风暴雨。

  在得知威廉姆斯也给自己的儿子送礼之后,老麦立即恳求自己的儿?#24433;?#31036;物退还。

  支持者从不街?#25151;?#20105;

  然而,尽管老麦有这么多值得同情之处,他的支持者又有人、有组织、有计划、有资源、有纲领,还?#23567;?#24149;后黑手”明显地在煽风点火,却?#29992;?#26377;?#21496;?#30528;“老麦是人民的”横幅标语去法?#22909;?#21069;示威抗议。法庭仍然像审理普通案件一样,对所有人开放,而不必让记者们?#23548;?#22312;外面大厅里等待法院的微博——或者是推特(twitter)“直播?#20445;?#26356;不必如临大敌般地加强警戒。老麦也是每天照常在孩?#29992;?#30340;陪伴下跟随律师从大门走进法院,庭审结束再回到自己的神父朋友的宿舍,途中还能从容回答记者的问题。

  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25176;常?#21363;使是旁听的老麦支持者们也都严守法庭纪律,没有惹是生?#24688;?/P>

  是检方放水吗?显然不是。从检察官的个人利益来看,能够起诉这么个大老虎乃是一辈子可遇不可求的好事情,如果有政?#25105;?#24515;的话,现在?#29575;?#36234;狠将来就越可能在政治方面更上一层楼。这次检方为了能够告倒老麦,不惜让威廉姆斯转为污点证人,?#30431;?#19981;仅可以在本案免于?#34892;蹋购?#21487;能在另外两个他涉嫌卷入的证券欺诈的案件里脱身。为了证明老麦?#20960;?#20102;弗州人民的信任,有动机和太太合伙共谋诚信服务欺诈(conspiracy to commit honest-services wire fraud),他们抖落出老麦这几年欠债?#21335;?#32454;历史,以说明老麦已经穷困?#23454;?#20197;至于根本没有可能拒绝礼物(in no position to refuse the gifts) ,相反却亟需额外?#21335;?#37329;注入(in desperate need of a cash infusion)。面对老麦已经和太太分居、并且各自聘用不同的律师分别辩护这样的事实,面对众多人证说明老麦夫妻关系其实近于?#35272;?#36793;?#25285;?#29978;至披露出奥巴马首次给作为州长的老麦打电话时麦太太还在向老麦咆哮这一难堪事实,检察官仍然坚持这只是老麦一方在耍弄试图牺牲太太以换取自己平安的伎俩。

  是法官偏心吗?也不像。以我个人的揣测,法官内心也许多少有些同情老麦,因为某一天在证人交叉质询时,法官表示实在听不下去了(“I can’t stand any second”),命令立即休庭,第二天再审。但是在抗辩结束、给陪审团做审议指导时,法官固然也表示对于污点证人的证?#24066;?#35201;格外小心,却也指出所谓合伙欺诈并不需要有实际结果、不需要互相之间存在明确的协议才算犯罪,也不需要顾虑当事人在没有礼物的情况下是否也?#22411;?#26679;的行为,只要当事人有能力理解其?#23616;什?#19988;有心为之(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the conspiracy and deliberately join it),就算成立。这一“诛心之论”简直直刺老麦命门,因为老麦实际上就没有给予威廉姆斯任何实质好处,也绝不可能和太太有什么?#23383;?#40657;字的合作协议,他为威廉姆斯所做的一切也一?#21271;?#35299;释为正常地为选民服务,或者为支持者排忧解?#36873;?#38024;对众多人证说明老麦是个品质高尚的人,法官告诉陪审团好的品?#26102;?#36523;就可以是?#21592;?#21578;有罪的合理怀疑(evidence of good character alone may create a reasonable doubt as to a defendant's guilt)。

  旁观的媒体也中规中矩。?#22253;?#21457;以来,他们不煽情不声讨,不未审先判,只做挖掘事实的深度报道,而且即使老麦的孩子作证时,说出自己的母亲对威廉姆斯多少有些?#29992;粒?#23186;体却从不花费精力在这些八卦、花边新闻上多做文章,而是始终把报道焦点放在老麦身上——毕竟虽然麦太太是索贿者,但是严格来说,人家行贿的对象并不是莫林•麦克唐纳(Maureen McDonnell),而是弗州第一夫人,离开了老麦,麦太太什么都不是。

  陪审团经过三天共18个小时的审议讨论后做出裁决,判定在检方的13项指控中,老麦有11项罪名成立:首先,老麦在和太太合伙欺诈弗州人民的信任方面有罪,其他的罪?#24615;?#21253;括向威廉姆斯借款,让威廉姆斯支付女儿婚宴费用,以及在威廉姆斯的俱乐部打高尔夫球。

  这个判决宣布后,同为共和?#36710;?#24343;州议长诺曼(Thomas Norment, Jr.)公开表示他个人不同意这样的结论(“not personally agree with this verdict of the decision by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to prosecute the McDonnells.”)陪审员们大概也不好受。在法庭书记官宣读陪审团的裁决时,有几位陪审员就在擦眼泪。还有一位女陪审员在判决后说,她很痛心疾首,真希望没有做出那样的决定,她相信老麦是个好人,但是好人也会犯错,既然有直接的证据和指控的罪行相关,那也只能按照法律来。

  另一方面,老麦的支持者们却没有任何抗争的?#28304;?#21644;动作,那个基金的网站也没有再刊登新的攻击检方的?#28304;牽?#21482;是上面显示最近几天仍然有民众在捐款,也有民众留言请它代为转达支持老麦的立场。

  目无领导的司法和媒体其实在为领导解困

  检方不请示不汇报,?#25512;?#35785;了老麦;法官在学习领会上级意图之前,就开庭审理;媒体完全不理会老麦在任时的德政、?#23548;ǎ还似?#21629;挖掘社会阴暗面,“把社会说得一团漆黑”。这些目无领导的人还可能带有私心,比如检察官可能想借这个案子为自己立威,法官也许想在这个出过八位总?#36710;?#24030;史上留名,记者们也许想多争取到一些能够上头版、出镜头的机会,但是只要他们各?#22253;湊展?#21017;在社会里扮好自己的角色,社会就会继续朝气蓬勃、多姿多?#23454;卦?#36716;。

  也正因为检方、法院、媒体各行其是,从来没?#22411;?#19968;领导、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34903;瑁?#30456;反却互相制衡,只要案件侦查、审理、报道全都按照事先设定的规则处于公开过程中,无论什么审理结果就都自然能够取信于人,让人无从怀疑其公正性。因此,即使老麦输了官司,他的支持者们也不会相信这里存在什么阴?#20445;?#26356;加不会抗议判决不公而有过火的行动,而是继续按照社会规范的游戏规则来支持他进一步上诉。

  至于总统或者州长,正因为他们都无权过问检方办案、法?#21495;?#20915;,对于媒体的“舆论导向”也从不能指引方向,不仅使?#30431;?#20204;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将五十年?#36865;?#30475;饱?#20445;?#36824;能在欣赏着自己的对手如何被司法剥开外衣向世人展露肮脏私处的同时,又不必操心什么时候公布老麦的罪行才是最佳时机、要怎样公布罪行才既打了老虎又不影响民众对政权的信心、如何在公?#35760;?#20808;层层打招呼以减少社会动荡的冲击、以及如?#38395;?#20915;才能?#26085;?#26174;反腐的决心又不给人权力斗争的口实。否则,不难想象在民主党总统和民主党州长治下,对于一个刚?#24230;?#24030;长职务的共和?#22478;?#22312;的总统候选人?#29575;鄭?#20250;是怎样的局面。那时,恐怕他们无论怎么小心翼翼,都会动辄得咎,很容易地就会被指责为不惜动用国家公器打击迫害政敌,老麦的支持者们也绝不会如此甘心情愿地眼睁睁看着他面临可能高达30年的牢狱之灾,届时反而国家动荡社会不安。

  现在,不仅总?#22330;?#24030;长们没有这层担忧,相反还能在公开场合下扮演好人的角色。在陪审团的有罪判决宣布后,弗州现任民主党籍州长麦克里夫(Terry McAuliffe)立即表示他将继续为老麦一家祷告(“I will continue to pray for the McDonnell family and for everyone who was affected by this trial.”)

  看样子,这位新上任的麦州长还需要祷告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法官预定要到明年一月才宣布对于老麦夫妇的量刑,而老麦也明确表示要上诉,把辩护进行到?#20303;?/P>

  但是,不管司法进程如何演变,也不管政治舞台如何风云变幻,只要检方、法院、媒体将一如既往地各司其职,整个社会都只会“马照跑、舞照跳?#20445;?#29359;不上劳动总?#22330;?#24030;长们费心费力地为社会安定而殚精竭虑日?#20849;?#21171;。

  所以,但凡有领导担心这些目无组织的人影响到了社会安定,那么必定是领导们顾虑太多,或者更大的可能则是领导们手里的权力实在太大了。

[投诉举报]   [请求删除]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帮助说明法律声明电子地图常用文档中介联盟广告报价付款方式联系我们在线留言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Copyright © 章丘章丘市明水章房房产信息咨询部 版权所?#23567; ?#22320;址:山东山东章丘
网站客服咨询电话:13405314093 ?#21482;?3405314093 在线QQ:396307311 章丘房产信息交流
鲁ICP备15015622号-1 
知?#26469;从?#20113;安全
e球彩总进球数选4场